找回密码
 加入赤柱
搜索

═─▂_▂ °* ■ 捻指提笔,难舍传奇情。 ■ * °▂_▂─═




传奇,我爱过你……

残缺的2D游戏、破碎的传奇梦、……

我曾说:我与你相见恨晚。

可谁又知,曾经的我,是多么鄙视这个游戏阿。

靠近你之前,在网吧看到临座的人玩传奇,我立刻换机。

我讨厌那僵硬的画面,讨厌战场的血腥,讨厌家族权与欲。

而我却在不知不觉,走进你,溶入你,爱上了你。

深爱的传奇,今天我将决定彻底离开你。

虽然我不止一次说过这句话,可我始终没有做到。

而今,我却下定决心弃你而去,我真的,累了。

但,请允许我再说一次:我真的爱过你。





夜好美,有多少人为夜迷醉?

静静的坐在电脑前,点燃一支烟,猛吸了一口,吐出寥寥朦胧烟圈。

迷离的看着烟圈在空气中弥漫,然后散去。脑子里空空的,很想要自己记起些什么。

可却是一片混乱,犹如一堆找不出头绪的乱毛线,一直在我脑海狭小的空间里苦苦缠绕……

传奇SF的画面,战场血腥的厮杀,战斗激情的号角……还在耳边久久的回荡着。




⒋月初,很温柔的季节,很温和的天气。

不甘平淡的我,过着早就习以为常的平淡日子,踩着毫无目标的脚步。

冰冷躯体还在这熟悉的水泥森林里游荡。

心,却平静的犹如死寂的湖水,不曾泛起一丝丝的涟漪。

为了打发时间,去看望朋友。朋友和她老公同居的,看的我心里酸酸的。

想起这几年来,自己孤身走过的路,却终究没有寻到自己想要的简单幸福。

岔开那些似有若无的话题,望着朋友电脑的屏幕发呆。却在无意发现了IS。

一个对我来说,可以用来排遣孤单的语聊工具。朋友在IS的一个频道里,当时我并不知所以。

只是听着音响里传来阵阵激情万丈的战歌,伴着一个蛮有磁性的男声嘶哑的吼着。

我侧过头,问朋友在干什么。朋友说:在打行会战呢,可好玩儿了。

一时好奇问了一句,朋友看我蛮关心这个,于是说教我玩IS。

听着朋友的告诉我,这是什么,那又是什么。我终明白,那些或红或蓝的头像都代表着一个人。

于是心里暗暗在想:一个频道能几百个人?那么是什么吸引他们一直聚了起来?

就这么,带着好奇的心理,我走进了IS,却还是对传奇懵懵懂懂。




刚玩IS的我,无处可去。理所当然的跟着朋友一起进了她所在的家族。

一开始傻傻的,只是对着电脑拼命的抽着烟,静静的听着他们在IS上或聊天,或进行行会战。

而接触IS那么久,我都始终,没有拿麦说过一句话。因为不适应,不习惯,所以沉默。

后来朋友说:她在IS上有老公。我笑了笑。呵,原来和我玩过的游戏都一样,虚拟夫妻。

朋友说,不如你也找一个,就不会这么孤单了。我不置可否,呆呆的看着电脑。

慢慢的,我开始适应IS,开始在IS上拿麦说话,开始和大家一起聊天。

他们都知道我不会玩传奇,全都怂恿我学着玩,我才知道这是个传奇家族。

出于对家族原来敏感的态度。于是在心里记下了我传奇生涯的第一个家族的名字:御斬づ情谊之巅。

很巧合的是:那家族的ID竟与我生日一样。于是我开始慢慢的接受了家族。



然而对传奇的反感却象北极的冰山,虽已移到了赤道,冰冻三尺岂是一日之暖可融化的了?

我在IS上呆着传奇家族的频道,算是接受了传奇。不肯进F学玩,算是又用我的方式拒绝了传奇。

就这么,过了狠长时间。那段时间,应该还不算是传奇生涯的开端吧。每天IS上瞎聊,打发着无聊时光。

而后不知道是谁提议,让我做IS值班接待。因为是女生,比较有亲和力吧。

因为无聊,也因为知道值班可以有红马甲嘛!当时还不知道红马甲是权限,只知道红色比蓝色出众些。(女孩子…咳!)

于是就很乐意的答应了。第二天上了一个CA1,开始做IS值班接待。

刚开始觉得很好玩,来一个就拉下来,温柔的问:请问有事吗?有麦说话有麦打字噢。

现在想想,那时候确实蛮傻的。象个大呆瓜。哈哈……不过那时候确实狠温柔阿。呵呵。

几天后开始觉得枯燥乏味了,因为常常他们在玩游戏,没人有空陪我玩。

开始从御斩总部到御斩的其他频道去玩,自己找乐子安慰自己。呵呵。

那时候御斩的ID还是蛮多的,人数也还可以。大概各频道加起来至少稳定300+吧。

乐的在几个频道逍遥自在,找人聊天,胡吹海侃。或是熟了,然后几个人在一起K歌玩。

可能因为那时候家族小或是我还太天真,还不知道家族都会有内幕吧。开始放开心胸,去接受家族了。



慢慢的对家族开始熟悉了,不再排斥了。于是偶尔的也会进F和他们一起玩。

他们告诉我女孩子比较适合法师,因为法师的魔法技能蛮漂亮的。(结果导致我到现在也只会玩法师……)

还是依然懵懵懂懂的玩,上了F也就是跟着他们到处跑跑,连冰都不会砸。呵呵。

慢慢觉得传奇还是有那么点意思的。每天在御斩玩玩乐乐,我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呢。

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吧,传闻说要族战了。我不以为意。因为在我心里,还不懂族战意味着什么。

那天,老疯子(御斩老族长)Q和我私聊,开着无聊的小玩笑,就那么淡淡的聊着。

老疯子叹口气说:哎呀,要族战勒,累死了。我就问老疯子族战是什么。

老疯子就慢慢的解释给我听。(亲爱的疯子叔叔当时一定狠无语。哈哈。)

我才知道,族战,意味着一个家族的荣誉。(事实上,当时我还以为象电视里那抢什么武林盟主似的,哈哈。)

也渐渐明白,家族,传奇SF,也有着生物不变的定律:弱肉强食。

自己当时认为:一次族战,就是一个证明自己家族的机会,一次争夺荣誉的机会。谁赢,谁就算是强者吧。

老疯子无聊的说:不如你去混007,查查看对手有哪些分频道及ID,还有对手的人数和购买力吧。

电脑前的我,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狠纳闷的问了句:什么是购买力?(估计老疯子一定吐血了。哈。)

老疯子几近崩溃的声音:算了算了,我给你对手总部ID,你去了后就在那玩,慢慢接触下,有事我会问你的。

我若有所思的回答:噢,原来就是打进敌人内部,明白勒,保证完成任务!

接着,老疯子向我简单我介绍了一下对手赤柱家族:老牌十大之一、曾大战布拉格。还说什么浩南什么的。

反正我又听不懂,管他呢,我能做的就是ID拿来去混会员咯。(傻忽忽的还以为接了什么好差事……)

[ 本帖最后由 赤柱ㄨ夏沫。 于 2008-11-12 05:05 编辑 ]

大神点评71


就这样,我不怀好意的来到赤柱家族主力频道:赤柱ㄨ征战师。一切,进行的出奇的顺利。

很清楚的记得当时我过去的时候,赤柱征战师还在激情F的行会战当中。拒绝给G和会员什么的。

可能因为是女孩子,又不会玩传奇,而且当时族战还没有谈F,应该只有两边的族长知道吧?

所以当时的值班并没有象我预料中的,对我狠警惕狠小心。反而蛮热情细心的。

也清楚的记得两个接待我的人:赤柱ㄨ冥┆星空,赤柱ㄨ冥┆绅士。

我微笑着看着两个热情细心的大男孩,在IS在忙碌着,值班,还有抓着所谓的007。
(他们应该没想到我也是007吧!嘿嘿…)




来来往往几次接触、聊天,开始互相熟悉了起来。他们也没有对我起什么疑心。

当时因为他们俩都是CA1,而想到我身上还有任务来着,于是在想:这两个人应该是很好的突破点。

原本就对这两个人印象很好,加上007任务的关系,刻意的与他们套着近乎。(现在想想蛮幼稚的…哈!)

然后,我嚷着要加入他们所在的团,也就是后来让我刻骨铭心的:赤柱ㄨ冥战团。

也卸下身上的故意用来伪装的散人马甲,取名:赤柱ㄨ冥┆小麦。(原来马甲:御斬づ神風小乔。)

就这样,我算是成功的打进了敌人的内部?我当然知道还不够啦,事实上,我也知道要混进管理层嘛。

于是我开始毛遂自荐的申请做IS值班接待。(这好象是我当时唯一会做的。- -|||)

由于有星空和绅士两个人的底,我成功的拿到了CA1,做赤柱冥战团的IS值班。

只要轮到冥战团值班时,我就得上值班室呆上一整天。星空和绅士对我狠好,当然不会让我累着。也会顶顶。




一切进行的比预想的要顺利许多。

而当我洋洋自得的以为立大功的时候,却忽略了一个对我来说致命的问题。这使事情有了很大的转折。

那时IS是5.0的,不可以直接双开。而我又因为懒得注册新号,直接拿御斩的大CA号改了赤柱马甲混007。

结果有管理查CA的时候看到我的号批了赤柱马甲。于是去赤柱频道看了下,发现我是赤柱的大CA。

因为当时族战的消息根本还没公布,那管理就回去嚷嚷,误会我是赤柱的CA,混御斩的CA有企图。

而我又因为被告知在族战消息公布前,不能泄露要族战的事。所以,我没有辩解的机会。

于是,当我有空回御斩去的时候,被那些不知原由的人,喷的半死。

有说我是叛徒的,有骂我是卑鄙混御斩CA。我百口莫辩。一怒之下,我决定离开御斩,加入赤柱。

不光是因为这个误会的原因吧。在赤柱呆的那一阵子,发现冥战团的纪律和素质真的很好。

而且待人都很好。加上当时那种在御斩不被信任的感觉,更加让我觉得赤柱更好一些,更亲切一些。

于是,在赤柱VS御斩的族战前,我临阵倒戈,投奔了赤柱,我传奇生涯的第二个家族。(赤柱ㄨ情誼詠恆)



加入赤柱后,我向冥战团的兄弟坦白了我隐瞒的事情。

告诉他们我是御斩来的007,告诉他们我想要真正加入赤柱。

他们没有一个人怪我,埋怨我。也没有人怀疑我。当做什么也没发生,对我一如既往的好。

我很感动的留了下来,并在心里默念:这个地方,一直值得我去呆,去爱。

狠快,族战的消息公布了。双方家族的007都基本混到位了。

而我利用自己对御斩智囊部的熟知,开始做反007。也就是辨别出007,抓到T出频道。

一连抓了大概10个左右吧。我恨御斩。声称的兄弟情谊,难道如此不堪?我恨他们那么不信任我。
(我想,御斩一定也很恨我临阵倒戈吧……呵呵。对不起,御斩。)

族战打响,我也学会了放火拍冰,于是进了族战F。

面对自己现实的朋友,面对曾经的兄弟。面对曾经付出过的团队,家族。

他们都知道我在赤柱的马甲。于是F里的漫天口水向我袭来,使我更加憎恨,也更确定自己留在赤柱的决心。



族战完了。赤柱被判外援。(当时我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。挨……)

而我的Q上,曾经的兄弟,都在嘲弄的讽刺着我:

……你不是狠牛B吗?你不是反007吗?还不是被抓到外援证据?还不是输了?

我沉默着将这些讽刺我的人一一拉进了黑名单。开始了我的赤柱生涯。

开心的和冥战团的人笑谈,一起玩散人F,一起打装备,一起摆POSS截图纪念。

我也在与御斩的族战时开始了传奇生涯的第一份感情,做了星空的老婆。(做他老婆的时候都不知道他是团长,汗!)

就这样,平静的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。



5月,星空因为和阿中的矛盾,加上他怀念着以前绝杀的情谊,决定离开赤柱,重组绝杀。

照理说,我是他老婆,应该跟他走。但是没有。星空单独问我的时候,我说:你在哪,我就在哪。

可中间发生了一段插曲。星空的前任老婆出现了。我狂汗。原来,我以为的感情,如此脆弱。

又或许是我太过于认真,吃醋了。我对他们那个绝杀一无所知,加上我还是舍不得赤柱的马甲。

于是,我选择留在赤柱。

星空走了,带着他那批老兄弟离开了赤柱。我却不服输,输了感情,想从游戏上找回什么。

绅士也选择留了下来。(臭小子,我当时还以为他暗恋我。真是打击。但好象不是,哈哈。)

我和绅士,成了留下来寥寥无几的冥战团的骨头。

还有世绝,一个可以信赖的大哥哥。他舍不下两边情谊。他说:两边都是兄弟,他怎么选择都是错。

也可能是我的坚持打动了他吧。他也选择留了下来。忽悠奶妈,因为难过,选择潜水。后来去了玩记忆组勒。

但我们没有因为任何事情停下脚步。虽然这次的变故对冥战,对兄弟之间的打击都很大。

就这样,每天IS值班,安排服务器,组织上F,玩F,打装备,游戏收人。

那时我还是不太会玩F,就在安全区收人,游戏值班。刷黄字喊话。

游戏里面慢慢的收了一批人上来,有些连IS都不会上,我就一个个的让他们加我Q,教他们下载IS,上IS交流。

就这样,冥战慢慢的又站了起来,恢复了元气。但总归感觉是变了些。没有往日那么好的纪律和战斗力了。



不久,迎来了VS干将的族战。我们用尽一切努力去迎接它。

然而那场族战,我们输了。输的那么惨烈。土药,满地的GM火,看着大家一个个冲出去直接被秒杀。心如刀割。

族战完了,所有的矛头似乎都指向了族长:雄师。

我记得当时,有怪雄师找平台没找好的,更有甚者,传言说这就是雄师的阴谋,说为了黑钱。

在我心里,并不懂什么黑钱之说。因为我根本不懂怎么叫做黑钱。当时连什么装备返还金都不知道。

再后来,狮子走了。

临走之前写了篇帖子。忘了内容是什么。可我清楚的记得,自己看帖时,哭的唏哩哗啦。

我认为的兄弟感情,是无暇的。是绝对的信任。

然而我又一次,看到了脆弱的兄弟情谊,在一些事情的打击下,显的那么的苍白,那么的无力,那么的……不堪一击。


或者游戏,终归是游戏。怪我自己,本就不该如此认真吧。

[ 本帖最后由 赤柱ㄨ夏沫。 于 2008-11-12 05:08 编辑 ]
2008-11-12 03:31:18

回复

狮子走了。VS干将、赤柱元气大伤。赤柱依然是赤柱。

但赤柱依然还得继续下去。所以必须有一个人出来领头。

却没有人主动自觉的站出来说:我来接赤柱!(是不是因为赤柱人都那么谦虚阿?哈哈……打击。)

在这个时候,赤柱几个团的管理,赤住的几个精神领袖都一致推举赤柱家族原外宣部长:赤柱ㄨ寳寳。

宝宝是个女孩子。也是一个让人蛮佩服的优秀外宣。犀利的文字,不卑不亢的态度,无一不显露着她的才气。

于是,宝宝接了赤柱这面残破不堪的旗帜,赤柱ㄨ寳寳——我到赤柱来的第二任族长。
(也是赤柱第二个女族长,好象赤柱以前有个女族长叫小昭,不过我无缘相识。哈!)

宝宝接了族长后,也不知怎的,我就稀里糊涂的做了赤柱名义上的外交。

其实我知道自己根本没那本事做这个。当时只是每天各家族跑着玩,混个VIP到处跑,蛮好玩的。

可我忘了,玩着玩着,心就野了,冷落了自己曾苦苦坚持的冥战团。我离冥战,越来越远了。

绅士,世绝,还有一些兄弟,都觉得我变了。都希望我能回去顶顶冥战。

而他们却不知道,我不止一次的想回到冥战,可当我回过头想再回到冥战的时候,我发现我根本融不进去了。

开始对冥战陌生了起来。每天各家族跑,也玩腻了。加上对冥战的愧疚,我选择潜水了。

可我忘不了传奇,还是对传奇抱有幻想。于是我选择了当时在乱世家族的真之记忆。

为什么去真之记忆?狠多人不明白。

其实很简单,真之记忆,有好多赤柱的老成员,觉得那里比较熟悉。于是就去了。

卸下赤柱马甲,批上了真组马甲的那一刻,我对自己说:赤柱,将埋在我心底里,永远。

就这样,炎热的⒍月,我走进了真之记忆组。第二个让我刻骨铭心的地方。




真组标志:IS上,无论男女,都是统一的女头像,统一的年龄,统一的地区。

记得那时候还有狠多人口水真组,还有人说真组搞台独,哈哈。

到真组后,我取名真らAA。一是为了马甲显眼。二是A,在我心里就是第一的意思吧。

呵呵,就这马甲还闹了不少笑话,后来真组出现狠多这样的马甲。真VV,真BB,……

还有人称我为:真A片,哈哈……就这样,开始了我的真组生涯。

我进真组的时候,还是个弱弱的法师,什么练冰,什么法师双开M记忆手、我完全不懂。

慢慢的,我才知道记忆组对一场战役的成败起着什么作用。也就慢慢的融入了记忆组。法师也玩的更顺手了。

一群人嬉笑怒骂、一起上论坛装B、一起上F激情。团结,成了真组战斗力强悍的重要理由。

我们很团结,我们都深深的爱着真组。所有的真组人、荣辱与共,相互间真心以待。

心慢慢的在真组复苏,开始爱上这个地方 ,爱上了记忆组。爱上了真组人。为身批真组马甲甚感骄傲。




在真组,大家都很照顾我。本来就很团结的团队,大家对女孩子也特别的关照。

真ら小三,在真组第一个熟悉的人。每天晚上激情F过后总会带着大家一起找乐子。冲频道、K歌……

他对我很照顾很照顾,那时候我才迷上90版本,天天吵着要玩F,他带我去家族其他各频道都加了VIP。

然后叮嘱其他频道的管理们照顾着笨笨的我,说不要别人欺负我。(小三哥,咱现在想起来还是好感动喔。)

小三总是象个哥哥一样的照顾我,当我任性的时候也毫不顾忌训斥我。那么霸道的训斥、我都不敢还口。哈哈。

就这么一直一直的,在真组,和真组人的照顾保护下、我开始成长。90的F,我也慢慢玩的潇洒自如。





本来,我以为我会平静安详的在这里一直走下去。不会有任何感情的牵绊、唯一有的只是兄弟之情。

然而6月25日,我清楚的记得这个日子。遇到了传奇生涯中,第二个打动我的人。

6月25日凌晨,在乱世总部雷霆团玩F,和一个傻傻的男法结婚进记忆组、可他都不知道夫妻传送拉我。

打击之下、很无奈的在真组群里诉苦,在群里狂叫:天阿,遇到一个傻子不拉我,谁来陪我玩游戏噢?

就这么,遇到了他,真ら爵爷。他去雷霆频道找我、一起玩F,结婚拉我。

我的法师技术还不是很好,常常会被别人给弄死。看着游戏的彩色画面变成灰白、心莫然的觉得怅然。

而和爵爷在F上拉夫妻时,却配合的很好。他总是会在关键的时候把我拉到安全的地方、保证我不会被挂掉。

那天,我记得,一个频道里有5个人、两对法师、一个战士。我们五个人一起搞偷袭。五个人都杀成了红名。我也乐的逍遥自在。

对爵爷也开始刮目相看,呵呵。在心里,也有了一定的好感吧。但对于不熟的人,我总归还是那么的抗拒。

下了F之后的狠长时间,因为无聊。我和爵爷一起上论坛灌水、那天在乱世论坛注册了号,改不了头像和签名。

于是拼了命的灌水。终于换上了我想要的头像和签名,我傻傻的笑了。

再后来,一起上7GG狂灌水。刷分,无聊的扯着一切淡淡的话题。就是为了刷分。呵呵。

后来爵爷莫名的在帖子里聊的时候来了一句、AA我喜欢你、瀑布汗……当时以为他恶作剧吧。于是脸红的下了线。

自己的心告诉自己,他很好,真的很好。只是,我当时根本就容不下感情的事。情虽动,心已乱。

接下来的几天,爵爷没有再上过线。我本来以为他现实里有事情。后来慢慢意识到,可能是我伤害他勒。

心更乱了。对他的好感一直还在。只是自己在忽视而已。不想去面对什么,也不敢去面对什么。

开始想他,由一开始默默的想,到后来,忍不住上乱世论坛发了帖,题目为:爵爷——我想对你说。

结果帖子里写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稀里糊涂的就这么发了。却没想到他其实在论坛上。

就这样,我们在一起了。6月25号的相识,在那天,我们终于走到了一起。

6月,激情天空……感情、开始在不该发芽的时候、萌生了新的枝芽。

在真组这个温暖的家里,我和爵爷接受着所有人的祝福,幸福的微笑着。仿佛整个世界、只有我和他。




幸福、是不是来的越快,就离开的越快呢?

就象曾经看过的一本小说里曾经写道:幸福是不是长着翅膀会飞?

它悄悄的来到我身边,把我迷醉,然后又飞到了别人的身边。幸福原来是个美丽而脆弱的泡沫、一触即碎。

原以为网络就是网络吧。没必要去计较那么多的。然而在我无意走进爵爷的空间里,看到他和她的现实幸福。

心,如此疼痛。或许,女人天生,就是有一种嫉妒的心态。眼里,也容不下沙子。

我理想中的感情,无论是爱情,友情。全部都必须是完美的。全心全意的,我知道没有结果。却那么在乎结果。

在我知道爵爷现实里有老婆的时候,我哭了。本想用平静的心态去对待,可没想到我却失控了。

和爵爷说了狠多后,我偏激的认为他骗了我。现在想想是幼稚的。毕竟,这只是个网络。谁又能为谁做什么呢?

当时却那么激动,那么伤心难过。事情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。我并不想刻意去闹什么,我只是想安静的分手。

可我知道,分手后,两个人若还一直在一个频道呆着,务必会很尴尬吧。

而爵爷也一定会考虑到这点,他一定会因为这事而潜水。当时我在想:真组可以没有我,却不能没有爵爷。

因为我毕竟是个新人,而爵爷在真组已经狠久。我不能让他因为这事离开真组,这样,我对真组会很愧疚。

于是带着伤,带着未死的传奇梦。我离开了真组。7月25日,我正式宣布离开真组。

爱情、感情,随着离开,埋葬在炎热的7月……


[ 本帖最后由 赤柱ㄨ夏沫。 于 2008-11-13 03:15 编辑 ]
2008-11-12 03:31:59

回复

心,葬入08年7月底、……

无处可去,试想过回到赤柱、转过头看了看,原来我和赤柱已经不适合。

也不能在自己受伤的时候才想到回赤柱,那样,对赤柱很不公平。

随着在真组的那段时间、虽然对乱世还是没有太大的感觉,但想想,至少这个地方还可以收留我吧。

于是,无聊的在乱世家族其他几个ID转着,晃悠着。没有一个团队能象真组一样吸引住我。

无意,走进了23456、乱世征战师。(具体是哪天我忘了,是在7月20日左右吧。)

当时征战师的情况让我诧异。频道全部改成:转移XXXXX。。最下面唯一一个2级频道里还有大概80+的样子。

我跳下那个频道。没有一个人说话。只有一个红马甲在那里放着音乐。IS公屏上,一行行文字不停的映入我眼帘。

“死顶乱世、……”“守护征战……”“只有一个家……23456、”……全部都是诸如此类的话。

因为好奇,我呆了良久。才知道,征战师师长因为和家族管理意见不合,出走去了其他家族。带走了几乎大部分的人。

那个频道……80+人,让我深深的感动。还清晰记得那个频道唯一的那个红马甲:亂世メ征战阳子。

之前也有去过23456频道玩过激情F、听过这个人指挥。所以对他也有不错的感觉。

特别是看到大部队离开,而他选择坚守下去,那份感动、为他在我心里的好感,加分不少。

因为感动,我上了麦,放了首族歌。而在我放族歌的时候,没有人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。

因为在那一瞬间,我想到了冥战团,想到了赤柱。心,又一次疼痛难当。碎碎的情感,在心湖微微荡漾。

也许,就是为了那份感动,也许,是想给那些留下的人多一分鼓励。

我就卸下了曾经引以为傲的真之马甲,批上了乱世征战马甲,取名:亂世メ征战AA。

在麦上墨迹了狠久。。狠久……

带着离开真组后的伤,带着对征战师的好奇和感动、就这样,走进征战师。(第三个让我刻骨铭心的团队。)




选择加入征战后的几天、因为现实的缘故,好几天没有上线。

当我再上线的时候,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征战师,与我第一次看到的完全不同。

也看到了他们的新任管理层,新任师长。略感欣慰,能在80+的时候依然坚持下去,能抗这样的烂摊子的人,一定不简单。

感动,使我走进征战师。好奇,致使我了解了一个人,征战师第二任师长亂世メ英豪。

忘了是怎么与他相遇,只记得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:征战AA,是不是曾经的真AA。?

我默然。才想起来以前和爵爷,还有义团团长幸福(樱花姐姐的老公)一起在乱世论坛上玩盖楼。

照片被幸福偷去发了出去。老龙王也见着了,大概他也是从论坛上得知我的吧。(可能是我马甲比较拉风……哈!)

就这样子,我留在征战。或许熟识之后,更加了解和佩服这个人。于是开始在征战帮忙。

记得那时,征战刚起头。我从游戏值班开始做起,就只是帮帮忙而已。虽然自己做的很差劲。但有那份心,也就没人怪什么。

慢慢的,游戏值班,CA2,一步一步,征战看着我成长,我看着征战重新雄起。不知不觉,恋上这个团队。




亂世メ英豪,在我乱世生涯中,不得不提的人。

也是因为他,我才在征战这么久,才在征战努力了这么久。(虽然没有什么成就。)

忘了是怎么开始认识。早就预料到与这样的人物在一起会很累,所以预测过很多种可能。

佩服他的领导才能,欣赏他的激情指挥。只要是他指挥的每一场,我都会用心去听。

无意的想起,曾经还在真组的时候,真组上过征战的一个F是他指挥的。当时还很好奇的问这个指挥是谁阿?

别人告诉我,23456的,马甲:亂世メ英豪,狠牛B的指挥。然后几个人一起开玩笑说,我们去泡他吧。

浩浩荡荡的杀到23456、结果人家不在,哈哈。后来便忘记了这事。

直到我后来在征战,才想起来还有这么好笑的事情。或许是巧合,或许,我可以把这称之为缘吧。



记得征战师重组后,人数由原来的80+,慢慢的升了上去。100……200……300……,

就这样,征战师在一群狠坚持的人的努力下,拼了出来。

稳定了蛮长时间后,7月25号,征战师召开重组后第一次IS大会。当时的征战,似乎被家族管理层忽略了。

没有看到一个家族管理来频道过问一句。而且征战的外宣部一直没有人手。当时,连一个发帖造势的人都没有。

我便放下征战的游戏值班,顺手去了发了几篇帖子。

就因为这几篇帖子,致使后来,征战师的部分宣传帖和动员帖,都出自我之手。

其实我根本不懂宣传,我努力的学着,写的。一心想去分担点什么。一心想看到这个充满希望的团队重新雄起。

于是我硬着头皮,发了狠多帖子。

从第一次重组大会,到后来对战XW情谊师的动员帖,再到后来族战征战师动员帖,我慢慢的学了起来。

这些都是题外话了,呵呵。





话说回来,征战师重组后第一次IS大会,人数直达800+。

当时IS一直被打,清楚的记得,被流量连续攻击了23次。

但人数一直没有掉过,IS一恢复,人数也就跟着恢复了上来。那次,第二次为了征战师感动的掉了眼泪。

为了他们的坚持,也为了自己一直跟着他们在努力。

泪,不听话的冲刷着脸睑,顺着面庞滑落,掉在键盘上的声音,那么的清脆。

重组第一次全师大会,虽然IS一直被其他人流量攻击。但总算是顺利的召开了。

这意味着征战师在那次重大变故后,并没有倒下。

她用她的方式,去告诉乱世家族,告诉所有关注她的人:征战师,依然是征战师!依然会为皇城征战!


唏嘘,除了感慨……还是感慨……,有什么,能比自己真实的感情更重要?

直至今日,写到这里,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涌了出来。为了自己深爱过的地方,自己曾经努力过。

够了,真的够了。我爱过了。真的用过心了。






[ 本帖最后由 赤柱ㄨ夏沫。 于 2008-11-13 03:43 编辑 ]
2008-11-12 03:32:31

回复

征战师重组成功。人数上来了,可问题与矛盾,不断的发生着,从来没有停过。

经过那么大一次变故后,能这么快恢复元气,确实不容易。一群管理,骨灰,没日没夜的死顶着。

但又能顶多久呢?后来,因为各种原因,(具体什么我不知道)有一批管理,相继潜水而去。

我记得那段时间,我算是在线时间最长的吧。由于做游戏值班的缘故,对于找F这方面,也开始熟悉了。

于是参与找F,谈F,游戏值班。特别是在早上的时候,那段时间,管理们都狠辛苦。到早上熬不住就去休息了。

而早上却有狠多征战的夜猫子不肯休息,一大早吵着闹着要玩F。

不曾睡去,和智囊团的冠西,还有一军军长豪门,配合着早上安排找F,值班,清晨激情。

很长一段时间,管理层没有协调好。早上一直都没有多少管理在。每天就这么熬了过来。

那段时间得出的结论,累阿……除了累还是累。务必要熬到中午有管理上了,才揉揉眼睛去睡觉。

虽然没有人强迫自己这么做。但是责任心,以及私人感情,使得我不能不去坚持。

就这么,我开始在征战管理层里成长。他们教会我狠多东西,如何看情况找F,如何谈F。

以及到后来,慢慢熟悉平台,摸清楚哪些平台不会玩阴招,避免征战在服务器上吃亏。





就这么,坚持了下来。日子过的狠快,如轻扣手指,空气从指尖流过一般,快的难以察觉。

转眼,8月份快过完了。8月21日晚,征战师重组后首次阅兵典礼。

人数比第一次重组时全师大会还要多,第一全师大会时,有800+,而这次阅兵,人数冲击到了1000+。

这又证明征战师有希望夺回曾经的“千人之师”的称号,也有希望夺回失去的荣誉。

这次阅兵,IS依然被连续的流量攻击、但已习以为常,见怪不怪了。和第一次一样,一直被打,恢复…被打,恢复…





阅兵后不久,征战师开始筹备与炫舞情谊师的师战。因为对方外交号有意无意的在7GG上口水征战师及乱世。

征战师出师得由,而情谊师似乎有意挑衅吧。便促使了这场对战顺利的谈成了。

那段时间,把自己搞的很忙碌。发帖,值班。加上IS频道天天被打老虎,一刻都不能疏忽。

然而我却在这个时候,忽视了自己的个人感情。传奇生涯的第三份感情、在此时遇到了危机。

有人说,炫舞家族,出了名的老谋深算,老奸巨滑,出了名的黑客技术。

说征战师和炫舞情谊师打,没有准备好,也没有过半的把握,就是找死。

师战输了,师战的战败使征战开始有了一点点低糜的迹象。

有人说,是师战把征战的水军打跑了,真正爱征战的人是不会离开的。

听到这,咱欣慰的笑了,也对。真的爱征战,就不会离开的。

“生是乱世人,死是乱世魂”,这话不是靠喊的,而是做出来的。




不久,传来一个让族人振奋的消息,冲散了VS情谊师后战败的低糜氛围。

乱世要族战了。!!所有征战人,以及家族其他团队的兄弟,都在猜测着对手会是谁。

本来我都狠期待这次族战,毕竟象这么大的族战,我还没参加过。想想对手应该是布拉格吧。

因为曾经听过赤柱VS布拉格,所以很期待乱世VS布拉格,那一定狠精彩罢。

但意想不到的是消息传来,对手已经确定了下来。刚刚跟征战师打过师战的对手的家族:炫舞。

双方家族很快的谈好了F,这可能跟对方的外交号挑衅还是有一定关系的吧。族战平台:战网。

得知这个消息后,我又喜又忧。喜的是有机会报师战失利之仇。忧的是,乱世真的做好准备了吗?

对方的黑客技术是见识过了的,对方的老谋深算也真的很厉害。传闻说炫舞是SF最具智慧的家族,真的不假。

服务器方面,对乱世来说也很不利。族战版本并不是众人早已习惯的4任务的90版本。

而是8任务的红日版本。这种版本我以前在玩散人F的时候接触过。地图多,杂。任务不好做。

有点象轻变的那种,90版本的WG调法根本用不上什么作用。且对手炫舞家族号称“8任务版本之王”。

意为他们玩这种版本狠牛B,对这版本是轻车熟路了。不禁的,暗自有点担心起来。





难忘的九月……相信所有的族人和我一样,记住了08年的九月吧。

9月10日,教师节。晚上的8点,乱世VS炫舞,准时遵守协议进了族战F。

几千个来自天南海北的人同聚在这服务器里面、可想而知,这个服是多么盛大的场面。

满城都是人,WG调至穿人穿怪都走不出去,加上我这网速的问题。点NPC后,至少3分钟才有反映。

当时自己倒是对这样的服蛮失望的,因为我适应不了这么卡的服,耐心不够。呵呵。

便退出了服务器,这次族战场面蛮大的,IS有准备专用的转播频道。

后来我去看过,转播频道都过了600+人,还有很多人都想一睹双方指挥的风采。

于是连征战师的观战频道都有至少300+,我就退了游戏出来IS值班。

大概是让其他家族对征战师有个好印象吧。我尽量的做到有问必答,尽量的解决着他们提的问题。

尽管这些问题有很多重复:什么这是第几场了阿,什么指挥是谁阿,什么服里什么情况阿。我都不厌其烦的回答。

还有很多无聊捣乱骂人的,我全部当做没看见。也没有去口水什么的。

还有那些对乱世,对征战师不停的祝福着的人,我一直说着谢谢。当时感动的一塌糊涂,哽咽着继续值班。





当天晚上,虽然不计分,但听指挥的意思,乱世在这一场已经占了优势。

然而炫舞家族在这一场里落了下风之后,不知道以什么理由,下了F,要求战网清空数据,重新开始。

也就是说,9月10号晚上的这一场,族人所有的努力,都将化做乌有。炫舞管理要求11号晚重新进F。

照说这条件是无理的,而要达成这一条件务必要征得乱世管理层的同意吧。

因为我一直在值班,也不知到底怎么回事,反正第二天,也就是9月11号晚,重新进F开打。

12号,正式开始积分战。由于10号炫舞要求清空数据这一事件,导致征战及乱世管理都在脑子里形成一个错觉。

认为对方有可能会退F,如果对方不打就退了F的话,提早买装备无疑是砸钱给平台而已。

于是都僵持着,盯着炫舞家族买了然后再买。一些成员,兄弟,都追着问怎么回事、狠多人得不到答案下了线。

对手及时了买了装备,及时的抢占了任务一,后来这边装备是到齐了,但士气和人数都有点低了下去。





提到装备,这里不得不提一个小插曲。

征战师原副师长:亂世メ征战星仔,相信参加过族战的征战人都记得他。

就因为他的一句:兄弟们,装备25块一套而已,你们能顶的顶上!剩下的我一个人包了!

导致征战师族战基金没有几个人打装备钱。既然有人出的话,那兄弟们当然不顶了。都指望着他买装备送来的。

结果族战的时候,此人销声匿迹、毫无踪影。导致征战师族战,装备没有及时的跟上。

到后来,是一个个的成员自己买装备,还有几个军里的老骨头们纷纷拿出一千,两千……几千的帮忙顶!

到了13号,第二场积分战、征战师人人黄金甲、没有一个兄弟是商店套。

当时又一次的感动,这些骨头不求回报的顶着征战,做着表率,那么管理还有什么话可说?能做的,只有更努力的顶着!

装备跟上去了,但因为这次装备的缘故,很多外界的人不了解其中情况。征战师被冠以“第一水师”的称号。

我们没有解释什么,只是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的口水与漫骂,甚至是族人鄙视的眼光。



孰是孰非,不是你我可以掌控,那么,就让时间去证明这一切吧。


[ 本帖最后由 赤柱ㄨ夏沫。 于 2008-11-13 02:33 编辑 ]
2008-11-12 03:33:29

回复

族战败了。败的那么彻底。输的那么惨烈,那么无奈。莫论是由什么原因败的。总归,确实是败了。

族战战败后,有很多人在总结族战失败的原因。或是乱世人、或是其他人,都在评论着这次族战。

然而更多的不是从自身找缺点,却把所有的矛头指向了征战师。怪征战师水军,怪金牌记忆废物。

族战后,我曾经发过一篇帖子。

帖子里这么提道:怪征战水军?对,征战是水了,可征战水的有理由!就算水,她也对的起乱世!

说征战水?你们谁又了解过征战的情况?征战重组后家族管理过问过征战师吗?没有!怪金牌记忆废物?

那么你们的牛B记忆怎么不上!金牌死顶,哭着拉完最后一场记忆、换来的不是理解和包容,却是辱骂?

是这样的话,那是不是乱世VS炫舞这次族战,没有征战的参加的话反而会赢?

帖子很偏激,却也道出了我们的无奈,谁又体谅过征战师?谁又关心过征战师呢?只有爱征战的征战人,才有资格。




好不容易重新站了起来的征战师,因为师战和族战的连续失利,被重重摔下了悬崖。

人气低糜,连管理都丧失了信心。IS频道连冲击300+都狠困难。

可就算这样,征战人也没有放弃过。这给我心灵带来强烈震撼和慰籍。有心,就会有希望。

族战败了。所有的责任所有的黑锅征战和金牌抗了。那又如何?征战依然没有倒下。



就这么,低糜着,英豪大胆的选择转型骨灰路线。这一决定让所有管理吃了一惊。

毕竟,这是有风险的。如果把握好时机和火候,转型成功对征战来说会挖掘和培养出一批骨灰。

但……若是失败呢?征战或许会一蹶不振。英豪这次没有犹豫,坚持着要走骨灰路线。

所谓的骨灰路线,走了一个多星期。大概10天吧。征战没有出过几个激情F,就算激情,也是不超过150+的F。

所有军团,都由各自的管理组织起来上散人F,更多的是交流和沟通。

IS频道若有400+,必有380+在F上。这样的上F率,证明了征战师选择这次转型是没错的,也成功了!

以前的千人之师虽然不见了,但这次转型,征战师也彻底的脱掉了“第一水师”的称号。

大概10天过去了,及时的转向回到了过去的激情路线。征战师的人气猛增。士气也大大的提高了。

而这个时候,老管理的回归,及骨灰的回归,对于征战师来说,如虎添翼。

征战人,不光是身批着征战的马甲。他们的心里,都深深的刻着征战两个字。

无论走到哪里,心,也永远为征战而牵绊。



慢慢的,在家族里,我忽视了自己的感情问题。终日的忙碌,使我和他变的无话可谈。

在一起,除了家族,还是家族。似乎不再有别的话题。我知道他很累。我也很累。

不止一次的和我说对不起,那又如何呢?根本没有什么对不起,一切,都是自己选择的,又能怪的了什么?

就这样,心又死了,彻底的死了。

我曾努力的试着找回他。试着继续去爱。可是我已经没有那份勇气了。

回想起来。我与他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里,单独相处的时间寥寥可数。。

其实我知道,我什么都知道。我知道他不爱我。呵呵。

就这样傻傻的装作不知吧。至少,我还能拥有,哪怕是梦,也就够了。不是么?




十月一号国庆节狠快到来了。

国庆那天,各家族都安排着阅兵典礼。征战师也不例外。

记得那天晚上,我也是一夜无眠。

回想起征战师一路走过的点点滴滴,有泪有笑,有悲有喜。

看着阅兵F里的那些身影,最艰苦的时候,你们陪着征战一起抗了过来。

征战,你带给我太多感动,也让我用心太多。

我以为我对你是没有感情的。我以为我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一个人。

可是在我决定要走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其实那么难以割舍。




10月10号左右,我选择了潜水,不再上F。

除了必要的帖子和宣传。我申请了乱世论坛征战版块的斑竹。

每天在自己频道挂机,玩着论坛。

再也不肯去征战的频道。却悄悄的从征战版块关注着征战的动息。

忍不住的开小号去征战挂机,随时的关注着那里的一切情况。

毕竟,我爱过那里。或者也有私人方面的原因吧。

为了一个人,一个,我都不知道值不值得我去爱的人。

挂着小号在征战的时候,我以一个新人的姿态去看待这里,

当看到不足或者其他,我都会在论坛上指出来。不论,有没有人倾听我的意见。至少,我真的做了。





10月24号,征战师重组后第二次全师大会,宣布又一次的大胆转型、

以集团军的形式去发展。征战师终于稳固下来了。心终于安了下来。

之前21号,应了他们,回去发了篇全师大会动员帖。

24号,全师大会1300+人。够了。真的够了。就这样吧。

我选择潜水,卸下了身上的家族马甲。

离开征战,我将不再入任何家族。不再批任何家族马甲。

每天在自己单独的频道挂机。对家族的事,不闻不问。想逼自己忘记。

我选择潜水,卸下了身上的家族马甲。

离开征战,我将不再入任何家族。不再批任何家族马甲。

每天在自己单独的频道挂机。对家族的事,不闻不问。想逼自己忘记。



现在回过头来,掐掐手指,从征战潜水已经一个月了吧。

呵呵。征战,这次,我真的要弃你而去了。家族,再也与我无关。

征战阿,加油阿。!有很多很多人为你努力过,不要辜负……

依稀记得俊哥那句话:自己选择的路,哭着。跪着,也要走完它。

那么,征战人,继续吧。好好继续你们未了的征战路。

虽然你们还有那么那么多的不足。但,请相信,终有一天,你们会和征战一起,蜕变至最完美的蝶。





[ 本帖最后由 赤柱ㄨ夏沫。 于 2008-11-13 04:25 编辑 ]
2008-11-12 03:34:07

回复

夜深了,很深了。很快,天又要亮了。

收回所有的思绪,

我问自己:你后悔了吗?

我回答我:没有。

若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,我可能会做一样的选择吧。

传奇,我曾那么厌恶你。家族,我曾那么的鄙视你。

可没想到,我也会走近传奇,走进家族。

为了传奇,笑过,哭过,伤过,痛过。

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,那又如何呢?呵呵……

香烟烫伤了手指,我吻吻指尖告诉自己:睡吧。



泪,犹如天边滑落消逝的流星、滑落……

今夜一别、我将永不和你再相见。

请允许我重复一遍:我……爱过你。




[ 本帖最后由 赤柱ㄨ夏沫。 于 2008-11-13 04:33 编辑 ]
2008-11-12 03:34:42

回复



[ 本帖最后由 赤柱ㄨ夏沫。 于 2008-11-13 04:39 编辑 ]
2008-11-12 03:35:38

回复



[ 本帖最后由 赤柱ㄨ夏沫。 于 2008-11-13 04:40 编辑 ]
2008-11-12 03:36:16

回复




:lol :lol :lol 好长好累,慢慢写,争取今天写完。

[ 本帖最后由 赤柱ㄨ夏沫。 于 2008-11-12 03:50 编辑 ]
2008-11-12 03:37:37

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赤柱

论坛正在整合中bbs.cz516.com